南山南,池州海

图片 1

“你在南方的烈日里,大雪纷飞

自家在西部的寒夜里,四季如春

……

南山南,北秋悲

南山有谷堆

南风喃 ,北海北

西里伯斯海有墓碑”

        ——《南山南》

每当在那嘈杂的都市中觉得寂寞与孤单,每当在那冷漠的人流里不知去往何处,我便会听一听那首歌以此来犒劳心灵的皱纹。总在黄昏中哭泣,总在黑夜里徘徊,总在旁人面前藏起红晕的面孔,我厌倦了那打发人生的平稳,却也不喜茫然由人的趁波逐浪,我所期盼的是循途守辙的了无思念。不过内心纵然向往远方的诗情画意,无奈却迟迟下持续启程的喇叭,终究仍然放不下,放不下那钢筋水泥的巢穴,放不下醉生梦死的酒场,如此如此,远方便照旧是异域……

再三再四打心底里敬佩一位情人——“苏”,他总是去我所没有勇气到达的地点。苏家境殷实,父母都从事矿暴发意,生意做得风生水起,偌大的矿厂需要着方方面面华北的必要。每一天车来车往,将从地底采掘出的矿石运往各地,前几天才修好的征途已被碾压地丢失了那时的样子,道路上尽是从运矿车上抖下的粉尘,倘如果晴朗,一有车子经过便是尘土飞扬,令人视线模糊,刚刚启动的运矿车须臾间便收敛在了云烟之中;要是是雨天,那定是泥泞满地,污秽不堪。

苏从小便遭到了父小姑的悉心呵护,不惜金钱送她上本土最好的学堂、最好的班,周末也是被各样培训所排满,美名其曰:“培育家族未来的后代”,父母一直需要他要考一个盛名农林科技大学专攻经济,等到学成归来之时再承接父母所打拼的“天下”,可是苏内心的需求又有何人知道吧?

在人家眼里,苏往往被当做是纨绔子弟、不学无术,终日光阴虚度,尽是吃喝玩乐,无限的消耗着家里的财物,可是她的心头远非如此,。苏也不知在曾几何时哪个位置便神采飞扬爱上了出发去追寻“诗和远处”的即兴魂灵。他热衷文艺,广泛的读书让他有了一颗放荡不羁而又漂泊无依的心;他也爱不释手画画和拍摄,喜欢用这种奇异格局记录下旅行的每一个须臾间;当然,他也爱潜水,喜欢那种在海底像鱼儿般落魄不羁地旅游,惊叹于那伟大瑰怪的不相同于陆地的海底世界,在此处他不用去想如何人情世故、家族兴衰,仅仅剩下了灵魂的绝无仅有。

世界如此普遍,便要出发追寻,苏在那庞大的都市中装有父母的爱戴,省去了成百上千活着上的压力,令众几个人称羡不已,但她好似没有顾虑眼前物质的苟且,须臾间便是说走就走的远足。他有过骑着单车去湖南的阅历;也会带着帐篷徒步牛背山,只为看一眼那云海的日出;他会跋涉千里徒步大西南的大漠、戈壁;也会在隆冬的时节去看一看长天水天池的雪。

图片 2

通过接二连三的旅行,他也累了、倦了,也变了、慢了,他说人在少年时老是一味地奔腾万里,一味地寻欢作乐,一味地纸醉金迷,经历的多了才通晓宁静的欣慰才是生存的本真,醉生梦死不过是弓形体脑病的发泄,身体刺激亦但是是天真的欺诈。他说他要去南国,要在那边寻一方净土,存放被城市的喧闹所侵凌的灵魂。

苏是背着家里偷偷地搭上了去往广东的航班的,一个人、一个包、一颗向往漂泊的心,仅此而已,别无其余,就那样一个人的背井离乡,一个人的飘向远方,一个人的大海天堂。苏也在航班上徘徊过是或不是要改过自新,难道真的要和喧嚣的千古来个一刀两断吗?但是也单独是说话的迟疑,那种想法便了无踪迹了,而他的笔触却趁机航线飞向西国,平稳地飞行将他送入了克利特海的迷梦……

数钟头的宇航难免有些疲惫,不过她恰好走下飞机,就深切的被那柔和的南国所诱惑,火急的奔向沙的海边。道路的一侧尽是行道的椰树,街道上根本的净化,好似刚刚擦洗一般,马路上的乘客、街边的冷饮、似火的烈日,随处都发自着那南国的色情。

行车不久便赶到了单纯的沙滩、潜水的海湾,苏感叹于造物主的独具匠心,竟然将海的那边打造的那样周到无暇。南国的天分歧于北国,温暖的阳光轻轻地照在脸颊,温软了游子孤冷的躯体。曼妙的沙滩散落在海域的边缘,泛白的海浪三次次的奔流,也为那金色的沙粒换上了水嫩的皮层。柔和的海风拂面吹来,衣襟不禁似荷叶般随风舞动,整个人恍如置身于梦的世界,一切都来得轻盈而堂堂正正,内心的凡尘琐事也往事如烟,一去而不复返,只给那颗心灵留下了唯一的一抹纯洁。苏从未见过那样瑰丽的情况,早已被旖旎的风光灌的得意扬扬,全然忘记了身子的存在。

洁净的塔斯曼海清澈透明,水平如镜,正是潜水爱好者们的天堂,而作为内部一份子的苏绝不会失掉这一个好机遇,便也穿戴好潜水设备一跃而入水,徜徉在那平静的南国海洋里。环视周围,海底不一致于陆地,阳光除去了热辣的炙烤,显得特其余平和,将清冽的海水照耀得更其的透明。海面之上,海浪不停地涌动,打乱了阳光的投射,在海底留下了一块块斑驳的光影,倒有几分艺术的气息。置身在那蔚蓝的海水中,周围静的独特,好像时间为止了貌似,而就在那平静的“静”里才觉得心神的安居。苏不大愿意和那一个大腹便便的俗人为伍,对这个似牡丹般华丽的俗景没有多大的兴味,更欣赏一个人随心所欲地在海底自由飞翔,寻找清新脱俗的娇美景色。王文公不也说“世之英雄瑰怪极度之观,常在于险远而人之所罕至焉,故非有志者不能够至也。”奇伟瑰怪非凡之观自然在于险远,这几个俗人又怎可欣赏呢?

图片 3

苏沉浸与那瑰丽的险远风光,游过了小山似的珊瑚,却有一个潜水的妇女映入眼帘,只见她身姿曼妙、轻盈飘逸,似美丽的女孩子鱼一般微微抖动身躯在鱼群中不断玩耍,与海豚相伴相依,似乎他本就属于那瑰丽的大海。美丽的海底沉醉着苏的意识,曼妙的身姿也荡涤着苏的灵魂,他也不忍离去,就在天涯呆呆地欣赏着涟漪的锦绣。

潜水不久也就告一段落了,苏提携着些许疲惫的肌体上了船,褪去潜水衣,随着游船回到岸上。

天空中骄阳似火,烤的海内外炙热难耐,南国的酷暑,免不了冷饮店的消暑,这里的店面与别处差距,全然没有华丽的装饰,只是简简单单的陈列却是那种单纯到心灵的美。朴素的台子,山野采摘的花儿,组合起来倒别有一番滋味。苏便光顾了那朴素的小店儿,店里不大,音响里放着《南山南》的歌曲,摆着几张老旧的桌椅,他扫视了一圈,便坐在了要命唯一空缺的职位,随意点了一杯果汁,就这么坐一个午后的时刻也是惬意的闲暇。旁边坐的是一位年龄相近的女孩,点了一杯柠檬饮料轻轻吮吸,她留着标准的“梨花头”,带着本地的草帽子,着一袭清丽的淡红色连衣裙与干净的反动帆布鞋,皮肤白皙,五官小巧,脸上没有艳抹浓妆的浪漫,而是领家女孩的素雅淡雅,瞧着装扮,诚然也是一个人的旅行。她心神专注地瞅初步中的《空谷幽兰》,时不时地端起果汁润润喉咙,安静的如同画中走出去的一般。眼前的才女似乎与苏脑海中等的哪个身影相仿,茫然已然忘却,一时竟想不起来了。

她倒也是无心地一瞥,斜眼看了看那《空谷幽兰》,要精通每一个寻找安详、宁静的人对那书里的“终南归隐”都是望其项背、崇拜不已,如此理所当然来了兴趣,忍不住窥了窥书上的文字。她却觉得了格外,抬头注目,惊鸿一瞥,茫然间目光交错、神色融合,女孩害羞地不知所以,微微的红晕泛上了素白的双颊,心脏扑扑直跳,便低下头来不敢再去直视苏的那双炯炯的眼神。苏也发觉到了略微啼笑皆非,便也扭过头去专心聆听婉转的曲调。

不知不觉间,太阳以将近西海,空气的炎热也逐渐地降了下来,苏随着人流又四次登船向海驶去,趁着天黑往日再来四回潜水的爽快。仍然像上次一致,苏远离了人世的人流,转而追寻自己的小天地。照旧那片水域,依然那抹色彩缤纷的鱼类,苏游过了珊瑚的山丘,迎面邂逅了对面畅游而来的女孩,身姿曼妙、清歌悠扬,俩人似乎都有部分奇怪的僵化,在那寂静的海底世界,远离了喧闹的红尘世俗,摒绝了岔子人情,苏与女孩就这么呆呆地在蔚蓝的海底守望,将落的有生之年透过飞舞的浪花,把斑驳的光影照在了他们中间。海,与光、与鱼、与海豚、与珊瑚交织出了怡丽的美,而她与她在鱼豚中间嬉戏游乐,好不活跃自在。

图片 4

晚年将暮,他们也就趁机游船回归海岸。不知不觉间,太阳逐渐的落下了西边的海,遥望西方,紫霞漫天,全然是一片血的红润,小店门前的沙滩也落下了多少夜幕。新月首上,沙滩泛着微弱的白光,海潮如故准时的赶来,悠悠然地清洗着干净的沙,同时也拉动了天涯海洋潮润的风,在耳畔沙沙作响。而那时候沙滩上如故播放着:“你在北边的艳阳里,小雪纷飞;我在北方的寒夜里,四季如春……南山南,北秋悲;南山有谷堆;西风喃,北海北;阿拉斯加湾有墓碑”

清歌悠扬的日暮下,他与她在沙滩上相拥而坐:他唇角上扬,她会心莞尔;他轻拂衣袖,她绕发耳后,即逝的中老年将她(她)们的身影拉的不胜悠长,于漫长的天际融合在了一起。他说他在新春时节错过了他的花开,慈爱的上帝将她的花期绵延到了初冬,如今天他在黄海边,她也在……

                                      ——2016.5.17  成都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