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切的布莱恩特

图片 1

图/Pascal campion

1

收取蓝亦电话的时候,杨伊桐正站在篮球馆上一脸懵逼地盯着手中的篮球。

“班长大人,您老在哪里呢?”

杨伊桐皱了皱眉头,险些把手中的篮球当做电话这端一脸不正经的蓝亦狠狠砸出来:“我在训练馆。”

“哟,班长大人还有心情看帅哥呐,全班可就你一个人……”

杨伊桐果断掐断电话。

对,全班就自我一个人体育成就不沾边了。

当时填志愿的时候怎么不明白清楚哪所院校不用学体育呢!学体育固然了,干嘛要学打篮球呢!学打篮球即使了,干嘛还要考试呢!考试拍拍球就好了,干嘛还要考单手抛投呢!

但是现在再换高校也迟了。杨伊桐懊恼地抱初始里的篮球,磨磨蹭蹭地站在篮筐底下。

好高啊……

杨伊桐目测了一晃相距、低度,以及在这些多少下一个大抵500克的球类以45°角向上运行的轨迹,正准备总括一下球在重力效用下落下时砸中协调头部的票房价值时,手中的篮球已经被高效夺走,在空中中划出一头不错的弧线,直接落入了篮筐中。

蓝亦甩放手,冲着杨伊桐做了一个金星的牌子动作。

完美。

2

湘南科技大学商高校会计系1109班,班长兼学习委员杨伊桐,团支书兼体育委员蓝亦。

俩人是先天性的不合拍,一个是娇娇小小的湘南妹子学霸,一个是五大三粗的东北汉子学渣,从大一开学第一天军训起,这两人每一天都得干上一架。

杨伊桐体能弱到令人发指。军训第一天站军姿被晒晕,第二天踢正步被晒晕,第三天跑步被晒晕,第四天的时候教官说,要不您去诊所开张请假条吧。

杨伊桐红着脸低下头,站在队列最前方示范正步的蓝亦不干了,唰地把抬得高高的脚放下来就起来嚷嚷:“教官,您作为一名佳绩的人民子弟兵,怎么能为了一个花姑娘伤害大家这群不怕苦不怕累认真读书六个代表的无名小卒的天真的心灵!”

教官黑着脸一脚踹了过去,杨伊桐很有斗志地狠狠瞪了蓝亦一眼,才摇摇头拒绝了教练了指出,嗫嚅着说:“教官,要不,我在这片树底下跟着你们操练呢。”

于是会计1109班的方阵里冒出了多少个小坨,一个是不时被教练拎出来给我们做示范的蓝亦,一个是小婴孩呆在树荫下有板有眼跟着班级训练的杨伊桐。

而是那俩小坨却连连在相互鄙视,这个说非常光有脑子却四体不勤,这一个说那个空有一身腱子肉却浑浑噩噩。

甚至选班委的时候,全班都抱着看好戏的心理纷纷给俩人投票,一个靠着高考成绩全班第一的名头当了班长和上学委员,另一个靠着海拔最高当了团支书。

3

湘南财大简称香菜,这所高校的观念是大一一个学期就要把具有的体育必修课给上完,包括了长跑、剑术和篮球。

意识到这一个“噩耗”的时候,平素不惧任何考试的杨班长在宿舍哀嚎了一整天。

800米跑好说,每一日晚自习过后就去操场“溜达”两圈,考试的时候一咬牙一回老家,踩着点跑过了。

剑术更好说,记住了动作考试的时候轻飘飘地舞三次,老师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总算也让杨班长及了格。

就是这万恶的一直抛投。

杨伊桐抬头看着卓殊得搬架梯子才可以得到篮筐,生平第一次对自己的灵气爆发了怀疑——最强大脑里的叨叨魏说过了,运动技巧也是智力的关键组成部分。

蓝亦潇洒地拍球、控球,从杨伊桐面前一晃而过。

“班长,你不是门门科目都首先呗,怎么就栽在这小皮球上啊。”话音刚落,蓝亦一个单手抛投,球哐哐哐地撞上篮板,又反弹回了篮筐里。

“这你微积分打了几分?线代又打了几分?”杨伊桐不谦虚地呛回去,跑过去抢球。

蓝亦双手高高举起,身体左右摇摆逃避着一双魔爪。

“欸欸欸,我说班长,咱能不可以别那样粗鲁,欸,别挠我呀!很痒的!”

蓝亦故作败下阵的典范,把篮球塞给杨伊桐,咧嘴一笑:“班长,我们做个交易吧。”

杨伊桐接过篮球心神恍惚地拍着:“你说。”

“我教您打篮球,包你补考过关。作为回报,你教我数学吧,反正我也要补考。”

杨伊桐抬最先,赏心悦目的眼眉微微皱着,又看了看不远处的篮板:“成交!”


>>>未完待续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